> 台东镇网 > 资讯 > 青岛 > 青岛社会 >

滑冰场相撞受伤,万象城为何担责三成?

时间:2022-04-22 15:44   来源:法治青岛   编辑:桂纶

在高风险的运动中受伤,相关的赔偿问题一直争议高发,原因在于责任的厘定难以量化。在法律中,关于责任的推定,多是合理注意、合理保障等相对模糊的词语,至于合理的标准是什么,需要注意到什么程度,要靠法庭根据实际情况来确定。在这种一案一议的方式下,各方的意见很难统一起来,因此各说各理碰撞丛生。尤其是随着经济的发展,很多高风险的运动被纳入商业化的场地进行,一旦伤害事件发生,纠纷的参与方扩大和纠葛缠绕会更多,更复杂。

一起来看一则案件,直观地感受一下其中的复杂吧。

2020年的一个夏日午后,时年11岁的崔某某带着自己的妹妹在华润置地(山东)有限公司冰纷万象滑冰场(以下简称万象城滑冰场)边缘滑冰。因为妹妹是初学滑冰,于是姐妹二人相互搀扶在围栏边练习。

同时在场地内滑冰的成年人许某某在进行转圈及转身动作练习时,不慎将崔某某撞倒受伤。后经送医诊断为右尺桡骨远端骨折并骨骺损伤,司法鉴定其右腕关节损失构成十级伤残。

此后因为赔偿纠纷,崔某某及其监护人将许某某、青岛万象城滑冰场诉至法庭,索赔损失拾余万元。

许某某认为,崔某某受伤的损失应该由多方承担,包括其监护人和万象城滑冰场。

他提出,滑冰是存在着相互碰撞致伤的高风险运动,而崔某某滑冰时只佩戴简易手套,没有佩戴护肘,护膝,护臀等全套护具,对滑冰运动的危险性准备不足,自身对损害的的发生亦有过错。而且,崔某某作为未成年人,在参加高风险运动时没有监护人陪同,其监护人未尽到监护义务,导致损害后果的发生,应对损害后果承担主要责任。

对于滑冰场的实际经营者万象滑冰场,许某某的主张是:崔某某两人牵手滑行并交谈,滑行姿态说明她们滑冰技能欠佳、冰面自控能力差,与其他滑行者发生碰撞的风险随时存在。而工作人员未予足够重视,即没有加强巡视,也没有及时加以提示、规劝或引导,任其持续在冰面自由滑行。因此万象城滑冰场没有尽到完善的安全防护提醒义务,存在一定的过失,也应承担相应的责任。

万象城滑冰场则认为,售票处、冰场出入口均有入场需知和安全提示,其中已说明儿童参与滑冰应由家长陪同,尽到了安全提示告知义务。事故发生后工作人员立即进行相应的护理,尽到了救助义务。因此,滑冰场管理方不存在侵权行为,对事故的发生既无因果关系,也不存在过错,不应承担相应责任。

法院审理后认为,事故的发生地位于滑冰场的边缘,在此区域有较多的初学者进行练习。许某某在靠近边缘的区域进行较高难度练习时,没有仔细观察周围情况,对损害的发生具有过错,应承担主要责任;事故发生时,许某某在靠近冰场边缘进行较高难度动作练习,而旁边的万象城滑冰场工作人员没有及时提醒其远离,未尽合理安全保障义务,应对损害后果的发生承担补充赔偿责任;滑冰具有一定的危险性,且事发时崔某某未满12周岁,在万象滑冰场已设置提示提醒12周岁以下未成年人应由监护人陪同的情况下,其监护人没有陪同保护,对于事故的发生也有一定的过错。

综合考虑各方因素后,法庭最终判定许某某承担50%的责任,万象城滑冰场承担30%的责任,崔某某一方自行承担20%责任。

在现实中,类似的案件中责任的判定基本相同,不同的是承担比例。本案中的比例分配是50%、30%、20%,而有些案件的比例分配可能是七、三分甚至八、二分,也有更少的,不一而足。

之所以有这些差异,是因为法官的自由裁量权,也就是法官在法律规定范围内或在没有明确法律规定的情况下,根据情势所需,就有关事项进行权衡、裁量并合理地作出决定的权力。

文/李进文

编辑:肖华林

红瓦绿树碧海蓝天