> 台东镇网 > 资讯 > 青岛 > 青岛民生 >

酒局散场后出事故,共同饮酒者被判赔十一万

时间:2022-04-01 09:52   来源:法治青岛   编辑:桂纶

2021年3月的一天夜里,一名男子骑着摩托车逆行在安丘市的一条道路上,同时还在打着电话。突然,随着一声巨响,摩托车撞向路边障碍物,驾驶摩托车的男子也被摔了出去,此时的时间是23点37分。经路人报警后男子被送往医院,并于第二天凌晨确认死亡。死者的家属直到第二天上午才得知消息,并确认死者是在与另外两名男子喝酒散场后出事,此后,死者家属与这两名男子为赔偿事宜诉至公堂。最终,法庭判定其中一名男子以10%的责任比例,承担11万余元的赔偿金额。

为什么只有一名共同饮酒的朋友承担责任?责任比例为何是10%呢?一起来看一看详情吧。

三十来岁的邱某是安丘市一家医院的保安,3月初的一天,他约自己的朋友郝某某吃饭,并叫上同在医院干物业的崔某作陪。到了约好的饭点,郝某某临时有事走不开,于是邱某和崔某就先去饭店边等边吃。郝某某因为事情有点繁琐,耽误的时间比较长,就在一家朝天锅店吃了几卷饼。

主客不到,这饭吃得不得劲,于是邱某多次催郝某某。碍不过情面的郝某某于是赶到饭店,时间是20点50分。

此后,三人一起饮酒至晚上十点左右,郝某某打电话叫来妻子,开车带自己离开。饭店的视频显示,邱某与崔某一起将郝某某送出酒店门外。随后,邱某与崔某继续饮酒至23点27分左右,由邱某手机结账后,两人离开。

此后的事情,各方的说法就不尽相同。

崔某称,酒局结束后,自己叫来同事曹某某帮助开车,同时劝邱某不要骑摩托车,并提出送其回家,但是邱某自持酒量大,执意骑车回到医院小区。崔某称,自己当时一直跟随邱某到达医院小区后才离开,并与同事曹某某去打牌。此后,邱某打电话给他说是没喝够,要继续喝点。在听闻崔某在打牌后,邱某要求参与。

崔某说,邱某打来电话时,是在院区内。自己当时拒绝了邱某来打牌的要求,但是邱某执意要来。

郝某某的说法是,邱某的酒量很大,当时在席间自己和崔某都劝过他不要过量饮酒。自己提前离席后并不知道后续发生了什么,直到听闻邱某出事后,在与崔某的电话中才了解到。

为了了解事实,郝某某将二人的通话进行录音。录音显示的情形,与崔某所述事实基本相同。

死者邱某的家属则认为,酒局是崔某组织的,且席间没有人劝阻邱某过量饮酒,也没有人对邱某驾车进行劝阻或者送回家中。

死者家属称,事故发生时,崔某与邱某尚在通话中,其应当知道邱某出事,但未报警抢救,致使邱某丧失最佳抢救时间。而直到事发后的上午,家属因为无法联系到邱某,才知道邱某已经出事并送至殡仪馆。

死者家属认为,崔某和郝某某明知邱某骑摩托车去的还让其喝酒,并且在醉酒后也没有劝阻其骑摩托车,未将邱某安全送回家中,存在明显过错。因此请求法庭判令二人赔偿各项损失五十二万余元。

警方的结论显示,邱某系因严重头颈部损伤死亡,其静脉血乙醇含量为141.5mg/mL。

法庭审理后认为,通话记录中虽显示邱某在发生单方事故时,与崔某有过手机通话,但是不能据此认定,崔某对事故的发生确实知晓,并且不履行对邱某的抢救义务。但是崔某也没有证明,其曾经尽到必要提醒和有效阻止的义务。

法庭认为,邱某作为完全民事行为能力人,对自身的安全负有合理谨慎的注意义务,其忽视道路交通安全法的规定,醉酒驾驶二轮摩托车,并用手机给他人打电话,导致发生单方事故,乃至丧失生命,自身具有重大过错。崔某作为共同饮酒的人员,其在就餐结束后,明知邱某系大量饮酒后驾驶机动车,既未尽到必要提醒和有效阻止的义务,也没有尽到通知家属或者安全护送回家的义务,对于邱某的死亡具有一定的过错。郝某某在饮酒过程中提前离席,没有参与后期的饮酒,邱某家属也没有未提交证据证明郝某某曾对邱某进行劝酒,故郝某某不应承担赔偿责任。

最终,法庭判定崔某以10%的责任比例,赔偿损失十一万余元。

关于“共同饮酒”后发生事故的责任承担,在现实判例中存在较大差异,盖因个案的具体案情不同,司法实践里也没有形成共识。但是可以确定的是,如果共同饮酒者明知“共同饮酒人”中有驾驶机动车的,应该予以提醒、劝阻或者制止,并保存相关证明。否则,一旦发生事故,就会被法庭判定承担责任。具体的赔偿或者补偿比例,依过程程度、受害人的损害程度以及各方经济状况而定。

文/李进文

编辑:肖华林

红瓦绿树碧海蓝天